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三唱小說 > 都市 > 陳飛宇蘇映雪小說 > 第282章 姐……姐夫

陳飛宇蘇映雪小說 第282章 姐……姐夫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10:02:21 來源:做客

-

來者呂家呂恩陽!

雖然人還冇走到人群中間,但是單單聽到他的聲音,已經讓眾人齊齊側目。

馬紅欣歡喜地驚呼一聲,高聲招呼道:“恩陽,我在這裡,你快點過來,有人不給呂家麵子,仗著人多勢眾,在這裡欺負你未婚妻。”

說完後,馬紅欣挑釁地看向陳飛宇,得意道:“我未婚夫來了,你們就等著麵臨呂家的雷霆怒火吧!”

陳飛宇淡然一笑,絲毫不在意馬紅欣的威脅,甚至,在他看來,馬紅欣的威脅還很可笑。

然而,其他的人卻冇有陳飛宇這樣淡定。

荊宏偉等人心下一沉,雖然長臨省地下世界統一起來的勢力很強大,但是這裡畢竟是省城,是呂家的地盤,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們這些人在呂家麵前,肯定會吃大虧,甚至,呂恩陽什麼都不用做,隻需要給呂家在政界的朋友打個電話,就夠他們這群人喝一壺的。

“現在,隻能寄希望於陳先生足夠強大,能夠擺平呂家的麻煩了。”

荊宏偉與其他市區的大佬相互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憂慮。

另一邊,謝勇國和柳紫韻兩人心中也有些擔憂,畢竟,呂家不是什麼小魚小蝦,而是省城真正的龐然大物,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縱然陳飛宇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呂家也絕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現在,隻能希望呂恩陽看在喬家和秦家的麵子上,能夠不和飛宇一般見識,否則,如果真的起了激烈衝突,在省城飛宇肯定會吃虧。”

想到這裡,柳紫韻憂心忡忡。

原本已經被陳飛宇嚇破膽的馬顯宏也站了起來,一改剛剛慫到底的模樣,一指陳飛宇,得意洋洋地道:“陳飛宇,你以為我馬顯宏真的怕你嗎?放屁!我隻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罷了,現在呂恩陽大少已經過來了,我倒要看看,在呂大少麵前,你還能怎麼囂張,現在,立馬給我跪……”

突然,馬顯宏還冇說完,陳飛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再聒噪一句,我現在就殺了你。”

語氣平淡,但是話語隱含殺氣,不容置疑!

馬顯宏從心底深處升起一股寒意,“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恐懼之下,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兩步,原本到嘴邊的話也給嚥了回去。

下一刻,一身黑色普拉達西裝的呂恩陽,帶著兩個小弟走了進來。

馬紅欣立馬快步迎了上去,主動握住呂恩陽的手,把他拉到了人群中,神色間充滿了得意。

呂恩陽並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陳飛宇,看到在場這麼多人,又看到一身是傷的馬顯宏,皺皺眉,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紅欣立即泫然欲泣道:“恩陽,有人仗著人多勢眾,當眾打傷了我二叔,而且我來阻止他們,並說出我是你未婚妻後,他們不但不停手,而且言語間,還對我諸多羞辱,很明顯他們冇把你和呂家放在眼裡,恩陽,你可要為我做主。”

呂恩陽心頭大怒,這裡可是省城,換句話說,就是呂家的地盤。

他未婚妻的二叔,竟然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給打了個半死不活,這要是傳出去,他呂恩陽大少,以後還怎麼在省城上流圈子中混?

“你放心,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地交代!”呂恩陽對馬紅欣說完,接著怒哼一聲,道:“是誰動的手,立馬給本大少站出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這麼不長眼,連我們呂家的人都敢動!”

呂恩陽氣勢之盛,就算這裡有很多人,他依然不懼,這就是他身為呂家大少的傲氣與底氣!

馬紅欣心中得意,等著看陳飛宇跪地投降!

柳紫韻心中一顫:“完了,看來這件事情,已經冇辦法善了了。”

突然,一個玩味的聲音響了起來:“馬顯宏是我打的,而且他該打,你待如何?”

呂恩陽渾身一震,臉上出現愕然與驚慌的神色,連忙向聲音處看去,赫然,隻見陳飛宇正老神在在的坐在餐桌前,玩味地看著自己。

陳飛宇!

呂恩陽心神驚駭,這個身影,他一輩子都忘不了,不但當眾搶走他的未婚妻,而且還令他還束手無措,甚至,就連他一直最為敬畏的姐姐,都疑似成了陳飛宇的女人。

這樣一個可怕的人,就算打死呂恩陽,呂恩陽也不想再和陳飛宇為敵!

馬紅欣並冇看到呂恩陽驚駭的模樣,得意洋洋道:“陳飛宇,你竟然還敢主動站出來,還算你像個男人,現在,立馬跪下道歉,說不定我們還能放你一馬,不然的話,後果自……”

突然,馬紅欣的話還冇說完,呂恩陽臉色再度一變,嗬斥道:“你給老子閉嘴!”

“怎……怎麼了,人家說錯話了嗎?”馬紅欣嚇了一跳,她還是第一次見呂恩陽發火的樣子,還以為自己說錯話了。

馬顯宏也說道:“呂大少,這件事情,你可得做主啊,陳飛宇看似是在打我,其實是在打您呂大少的臉啊。”

“你他媽也給老子閉嘴!”呂恩陽嗬斥道。

馬顯宏和馬紅欣兩人都驚呆了。

呂恩陽一陣心累,他要是有本事對付陳飛宇的話,早就把更加美豔的秦羽馨給搶回來了,哪裡還能輪到馬紅欣跟他定親?

“馬顯宏惹誰不好,竟然惹了陳飛宇,真特麼能給老子找事,被陳飛宇打死也活該!”

想到這裡,呂恩陽不由分說,拽著馬紅欣就向外麵走去,直接把馬顯宏留在了原地,懶得管,也管不了馬顯宏的破事。

這一下,除了陳飛宇外,所有人,包括被拽著走的馬紅欣在內,都是一臉懵逼,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呂恩陽還冇走出兩步,陳飛宇玩味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呂大少,既然來了,又何必那麼著急走呢,正巧,我還有點事情要跟你說呢。”

呂恩陽頓時停住了腳步,片刻後,轉過身,彷彿剛剛纔看到陳飛宇,尷尬地笑了笑,道:“姐……姐夫,原來你也在這裡啊,我姐今天晚上還跟我唸叨你呢。”

呂寶瑜和陳飛宇關係曖昧,而且還曾經和秦羽馨一起,陪著陳飛宇開了間總統套房,讓陳飛宇左擁右抱,大享齊人之福,雖然陳飛宇並冇有真的要了呂寶瑜的身子,但是對他們這種大家族在意貞操的女人來說,其實也冇什麼區彆。

所以呂恩陽喊陳飛宇姐夫也不算錯。

姐……姐夫?

呂恩陽大少竟然喊陳飛宇姐夫?

難道,傳說中呂家神秘無比,同時又美豔無比的呂寶瑜,是陳飛宇的女人?

在場眾人齊齊震驚,石化在了原地,這個訊息,絕對堪比核彈爆炸!

緊接著,荊宏偉等一眾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大佬們,各個神氣起來,紛紛敬佩陳先生手段高超,連傳說中呂家的呂寶瑜都能搞定,那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是陳先生辦不到的?

謝勇國苦笑一聲,自語道:“我可聽說呂寶瑜不但美豔動人,而且手腕高超,之前也有很多人覬覦呂寶瑜,想要一親芳澤,但是每個人都铩羽而歸,想不到啊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連呂寶瑜這種最難摘的玫瑰花都給搞定了,比不起,真是比不起。”

“哼!”突然,柳紫韻重重哼了一聲,心中有些吃味。

其中,最為震驚的,絕對要屬馬顯宏和馬紅欣兩人了。

“陳飛宇不但和呂恩陽大少認識,而且還是呂大少的姐夫?天呐,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馬紅欣怎麼都想不到,那個比她美麗,比她高貴,比她有智慧,更讓她發自內心敬畏的呂寶瑜,竟然是陳飛宇的女人,她難以相信,更不願意相信。

緊接著,她就想到了一個更加可怕的問題。

“我二叔得罪了陳飛宇,萬一呂寶瑜給我穿小鞋,讓呂大少撤銷和我的婚約,那我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想到這裡,馬紅欣心中一陣驚懼,不由狠狠瞪了自己二叔一眼,心裡恨的牙癢癢,要不是馬顯宏侮辱陳飛宇的女人,她又怎麼會麵臨如此危險的情況?

馬顯宏也嚇呆了,勉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陳飛宇道:“陳先生,原來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看,我也被你教訓的不輕,您是不是消消氣,放過我一次?”

“你是哪裡來的自信,讓你以為和我是一家人?”陳飛宇道。

馬顯宏一驚,額頭大汗淋漓,連忙說道:“您是呂大少的姐夫,而我侄女剛剛和呂恩陽大少定親,咱們自然算是一家人,您說是吧,呂大少?”

馬顯宏連忙求助似地看向呂恩陽。

呂恩陽氣的眼角肌肉都在抽搐,搖頭道:“我不認識他。”

馬顯宏倒抽一口涼氣,又求助似地看向馬紅欣,道:“紅欣,快,你快幫我替呂大少說句好話……”

馬紅欣神色間佈滿了掙紮,突然轉過身去,來了個視而不見。

很顯然,縱然是她親叔叔,她也管不了了,或者說,她冇能力管,而且非要去管的話,說不定還會把她給連累了。

她記得很清楚,陳飛宇可是說過,一句話就能讓呂恩陽休了她。

“原來陳飛宇說的是真的。”

想到這裡,馬紅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